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英豪視界Ynho's Horizon

英豪另眼看世界,世界原来如是。

 
 
 

日志

 
 

林徽因:一首桃花  

2014-11-25 09:25:22|  分类: 诗·Peom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徽因:一首桃花 - M⊙英豪 - M⊙英豪視界Ynhos Horizon

 



文|英豪


一首桃花


——林徽因


桃花,

那一树的嫣红,

像是春说的一句话;

朵朵露凝的娇艳,

是一些

玲珑的字眼,

一瓣瓣的光致,

又是些

柔的匀的吐息;

含着笑,

在有意无意间,

生姿的顾盼。

看,——

那一颤动在微风里,

她又留下,淡淡的,

在三月的薄唇边,

一瞥,

一瞥多情的痕迹!




诗人徐志摩说,这《一首桃花》与前人的“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是同一种境界。他夸林徽因的诗,“佳句天成,妙手得之,是自然与心灵的契合,又总能让人读出人生的况味。


徐志摩前面的評價都很好,只是最後一句“又總能讓人讀出人生的況味”,染著了這首詩了,也染著了林徽因,也難怪他最終沒有追到她。


歌以達志,詩以傳情,一首詩,都是作者內心的映照,靈魂的外顯。字如其人,同樣的,通過一首詩,也能知其人。


此詩發表在1931年10月《诗刊》,此時林徽因27歲。她在24歲時,即1928年,與梁思成結婚。她在16歲時,在英國遇到徐志摩,受其影響而喜歡上了詩歌。徐志摩對其也甚是愛慕,並因此而與其妻離婚。


因此,就從徐志摩說“又總能讓人讀出人生的況味”這一句,及他離婚這一事上,就知道,他配不上林徽因,說白了,在林徽因面前,徐志摩就顯得俗了。


另有一個男人也愛著林徽因,即金岳霖,為林徽因而一生未娶。林去世後,金寫挽聯:“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說實在的,徐志摩對林徽因的愛,相較於金岳霖來說,差了很多。


差不多了,該講這首詩了。徐志摩前面的評價很中肯,“佳句天成,妙手得之,是自然与心灵的契合”,非是佳句天成,此女亦天成,以致于,我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她。


桃花者,林徽因也,林徽因者,恰似桃花。


一瓣瓣的光致,又是些柔的匀的吐息”,“生姿的顾盼”,“多情的痕迹”,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女人,就是《西游记》中女儿国的国王。


林徽因:一首桃花 - M⊙英豪 - M⊙英豪視界Ynhos Horizon

 


但是,女儿国的国王,光致有了,柔的匀的吐息也有了,但是,情浓了一点,这浓情里面,就透出了些许的贪着,世俗的杂尘。


而林徽因除了光致,柔的匀的吐息,还有多情与顾盼。但是,她的顾盼,是“在有意无意间”,她的多情,是“一瞥”而“淡淡的”。一切自自然然,不带半点娇饰。


所以,世间象女儿国的国王这样美而多情的女人很多,而象林徽因这样,美而不俗的女人,却是至为难得。


正是因为这个,我才说,徐志摩评价说“又总能让人读出人生的况味”,就俗了。想多了。


面对真正的美,和自己真正所爱的,任何的语言都是多余。能做的,就是无言以对。金岳霖就是那个无言以对的人。面對林徽因,梁思成是既幸運又幸福,金岳霖是不幸運但幸福,徐志摩是既不幸運亦不幸福。





新婚之夜,梁思成问她:“这个问题我只问一遍,以后再也不提,为什么你选择的人是我?”

林徽因说:“这个问题我要用一生来回答,准备好听我回答了吗?”



林徽因:一首桃花 - M⊙英豪 - M⊙英豪視界Ynhos Horizon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