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英豪視界Ynho's Horizon

英豪另眼看世界,世界原来如是。

 
 
 

日志

 
 

與鬼神有關的夢「香頭」(轉)  

2012-04-10 11:35:30|  分类: 梦·心理学·科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一位學生給我講了他的三個夢,很怪異,與鬼神有關,我說,你把你的夢寫出來給我,我要研究。現在漸漸接觸這樣的夢多了,並不感覺奇怪,不管是用弗洛伊德,還是榮格,還是弗洛姆,換句話說,現在的科學解釋不了這類夢。我倒是有興趣看怎樣用所謂“科學”的語言來解釋另一個空間的事情,不然,就總會有些人稱此為迷信。

下面是網上搜的一個夢,暫錄於此。


香头

天亮前的黑暗,做了个恶梦,梦的直哼哼。
老爸梦:一个曾经香头的邻居老太太,没有子女,为保过继过来的干儿子,要害一个人,便假模假样手拿三根烟,进来散烟,老爸假装没看见不搭理,老太太假装把烟给了另外一个邻居名“落小虎”,老爸不好过问,心想:你拿人家烟,要倒霉啊。只听“落小虎”直哼哼,呃呃呃,嗯嗯,,,声音越来越大,被吵醒了,仔细一听,坏了,声音是从儿子房间来的,慌忙下床,鞋也没穿,敲门一声响,把灯打开了。
我做了个恶梦,梦里正念着咒语呢,声音越来越大,突然一下被惊醒,梦里梦了什么,一下子间歇性失忆了,只记得两个字“香头”,到底做的什么恶梦,什么人什么事,一下全忘了。
老爸所梦一说,大大不离。起初还以为是害“落小虎”呢,原来是自己家。
想来,许多仙家为抓弟子,人家门里是否答应呢,强行去踩,人家门里的长辈、仙家吃干饭的么?合伙入股也要双方协议达成才行,不问三七二十一,找空子就钻,一意孤行,谁敢承认你,最讨厌老顽固了,如今时代不同了,凡事好商量,但有些时候也没得商量。
俗话说“反穿衣,倒踏履”,老爸慌忙鞋都没穿,直奔而来。长辈对晚辈,父母对儿女,老祖先对后人,那份情意,如本能驱使一般,去保护儿女。说得直接点:就好比母狗护小狗一般。其他不论。
为什么说祖先保佑,那份亲情,缘分,感恩不可少。往大了说,祖先就多了,需要相当的魄力。
我安祖安,祖不安我不安。
无量寿佛.威神无极。承佛威神。慧日世间.消除生死.敬绕三匝.稽首佛王。祈祷好好修行

出處:http://tieba.baidu.com/p/1205585891


出生征兆与前世记忆
  按佛教密宗说法,每个众生出生与死亡甚至重大事件都会有征兆,所以文献里就有着很多此类的记载。听母亲说,我的出生前也有些现象,先是怀着我的时候有过一个清晰的梦,很真实的感觉,以至于多年以后还能想起很细微的细节。梦里的情景是一条笔直的大路,不是柏油路是古代那种官路,也就是大土路。通往很远的地方,远处是一座山,郁郁葱葱的树,使山成为了绿色。半山腰里有座寺庙,青石因为年代的久远而变成了白色,梦中的场景比较跳跃,路的右边有一个拐弯的路口,路旁有一个石板摆成的货摊子,有一个女人卖着东西,卖的可能是吃的东西,烧饼或者火烧一类的,有一个很年轻的小和尚,斜背着出家人用的那种包,从这里经过,女人就拿出点吃的供养了沙弥。。那小和尚好像很饿,几下就吃完了食物,女人见状又送了些东西,然后和尚与女人说了些什么,好像知道但又不太清楚的声音。。。画面一转,山上的庙宇,袅袅青烟,香炉大殿。。。这个梦母亲不止一次讲过,很清楚的描述,为了解释我自幼自发的信仰佛道和与此道的缘分之深,母亲就只能靠着这个怀着我时的梦境来解释。后来母亲受我影响,休息禅定时,第一次入定就看到了这个梦境的图像,比梦清楚,并且可以自控,也挺清楚了小和尚含着眼泪说的话语,说感谢在这样饥饿难耐时得到女施主的食物得以活命,来世要报答女人。。。所以,人不可轻易的发愿,只要没有解脱轮回,那么你的思想你的愿力就会引导着你来恩怨酬尝,古话说,夫妻是缘,善缘恶缘无缘不聚,儿女是债,要债还债无债不来。梦里的庙宇也清晰了,并随意念可以看到,寺院的布局与神像,还看到观音菩萨和那个小沙弥站在一起。。。而这个场景,从我记事起,每年总是要重复在梦境当中若干次,不同的是,只觉得那个小和尚是我自己,景物很是熟悉。还有一个每年重复的梦境就是,梦见自己背关在一个潮湿狭窄的黑屋里,后来师傅告诉我方法,定住图像不动心观察,才明白这个是在母体住胎的景象,黑屋就是子宫。此论很复合密宗关于生死投胎的描述。母亲临盆那天,往炉子上放了砂锅,突然肚子一疼,羊水破了,马上去了医院,就生下了我,在我之前,孕妇们生了5个女孩,1点的时候我出生了,从我开始直到天明,陆续生了5个男孩,时辰也许决定着什么。若干年后遇到了一个朋友,同年月日,我比他大几小时,也是在那个医院生的,我是那5个男孩的第一个,他是第五个,巧啊!


文字出处: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626321.shtml

 

神秘的似曾相识
  有时候我们到了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说了一句话,或是做了一个什么事,或是发生了一幕什么场景,而突然间自己觉得曾经发生过或是出现过。这个现象时常出现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有时想着是不是梦到过。现在科学也在研究这个现象了却也是没有什么合理解答。佛道修炼者有时能够入定,通过这种现象追知预知许多事情,这也是预知功能的核心秘密了。
  其实很多神秘现象 随时在我们周围存在着,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罢了。
  有位师傅说过这样一件事,一天,这位师傅走在江边码头,当时是清晨,没有什么人,这个时候,突然有两个和尚从水里一跃而起,几乎是眨眼之间,到了岸边码头的路上,不漏声色的就走。这位师傅看的真切,就一直跟在后边。约莫走的很近了,突然一拍其中一个和尚,大声问,从哪里来?俩和尚一点没慌,回头说了一句,从老地方来。一瞬间没了,这位师傅一个人愣在了原地,回来后几日几夜不吃不睡,据说对生命有了很深的体悟。
  是啊!我们活在这个噪杂的世界,本以为人的地盘人做主的,可是谁知道,我们每天走在街上,擦肩而过或是一面之缘,谁能知道这些人里,究竟多少是人,多少是非人。。。

 

梦魇
  从矿上回到家里,虽然有丁半仙的天师符坐镇,但还是落下了梦魇的毛病。隔三差五都会在梦中被压,浑身不能动,心里清楚就是睁不开眼动不了身子。身体越来越虚弱,吃不下饭总是害怕。那感觉一般是觉得眼皮很重很沉,身体很疲乏,而后就觉得象两床被子似的东西压住胸口,脑子里觉得空间忽大忽小,一大如宇宙,一小如麦芒,然后眼前就出现图像,我所见的最多的就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满脸褶子,越来越近,忽然张开大嘴,那嘴根本不像人嘴,张的跟瓢似的那么大,一股吸力把我往嘴里吸过去,拼力抵抗,却怎么也抗不住,这个时候就会因为害怕而拼命的挣扎叫喊,然后就惊动旁边的人了,被叫火推晃,最后猛一挣扎就睁开了眼,大叫出声就醒了过来,整个人浑身是豆大的汗珠,虚弱无比,这个晚上是不敢再睡了。因为我时常这个样梦魇,妈妈很是发愁,还是母爱无敌啊!妈妈有时甚至晚上不睡觉看着我一夜,可还是不能阻止这个梦魇,愁的我妈每天都跟人说这个事,说来也是害怕,真要是压住醒不来会是个什么情况,毕竟令人害怕。也有人给出辄但都没什么用,那次我妈带我会姥爷家,跟姥姥姥爷说了这个事,没想到我姥爷就说,不用怕,我晚上叨咕下,叫一个伙计去帮帮忙。这个话大家都没听懂,也不知什么意思,问姥爷他也不解释。可是这天晚上就真的没有被压,一直很多天都没有,后来就好了。等我大点的时候就时常问姥爷这个事,只言片语的就是不说透,但我还是了解了一点。

 

小时候做过一个怪梦,但印象很深。
  
  梦到自己醒来(实际是梦里醒来),躺在一片幽静的草地上(那种草很长很长,贴着地皮生长,也很柔软。躺在上面相当舒服)。四周是高耸的大松树,太阳光线透过松枝洒在地上,阵阵雾气不时飘来。总之是个很幽静但并不“可怕”的地方。
  
  站起来往前走,心中想不起以前来没来过,可感觉很熟悉。好似知道应该往哪里去一样。不一刻,前面出现了一片空地,有一间茅草屋。自己迷迷糊糊的推门进去,里面陈设很是精致,记得靠西面挨着窗户是炕,爬了上去。正在无所事事,忽听外面传来女子嬉笑之声,支开窗子,看到是四五个穿着“古装”(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接近明代的服饰)的“大姐姐”(那时我还小)说笑着走来。
  
  她们看到茅屋门开着,便说:“门怎么没关?”几个人一起走了进来,呵呵,我还是傻呵呵的坐在炕上。记得其中一位说:“你怎么来了?”……然后我就醒了。
  
  梦中的去处,对我确实相当的有吸引力。当时还小,自然没有受什么道家思想的影响,后来逐渐对道教产生兴趣,比如内、外《黄庭》之类的都是在上小学时就翻阅过了,同时对其内丹理论也颇为着迷。但对符箓派的东西没有什么深入的接触。再后来呢……既然身处这滚滚红尘,那就先做好应该做的吧,至于神仙之事,某一天自会明了。所以我虽然深受道教世界观的影响,但并没有投身其间。
  
  唉……呵呵,也许我们到了那一天,还会回到自己出发的地方,那个云雾飘渺之间的地方……。


英豪:以下的这个梦是我学生做的,他讲给我听,我就叫他写下来,我好做研究:

|  1:时间2008-2009年期间具体几月份记不清了
|      当时去昆明焦化厂工作,在那工作期间提供宿舍,当时我住在一楼和2个人共住一间那天晚上的梦是在四周都是一片很灰的环境,一个长发垂面的女的身上穿着白衣服一直飘着追我,我一直跑呀跑怎么也无法甩掉它,后来心中不知为何产生了一团怒火,怒火压制住了我的恐惧和害怕,我停住了脚步转身面对它,它伸出了干煸的一只手好像要来抓我,我愤怒的把它的手撇断了,后来就醒了是早上7点多,我准备出门坐车去上班,就有一只一直在我们住处附近流浪的狗追着我叫,我感觉很奇怪但也没理它,可是它一直追着我到上车以后还在车下面叫,我就坐在车上观察了一下它,才发现他的有一只脚是瘸的,当时我就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因为没办法解释,我只能把它当成是巧合。后来我就不和他们一起住那间房子了,而是自己从新租了一间房子,四楼两室一厅,也是在那附近,是一起工作的同事介绍的,虽然我也不喜欢一个人住(因为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租房子住)但也没办法,我实在是受不了原来住的那间房子了,下面是第二次发生的事情。

|  2:时间是在搬到新租住的房子的好像是1个月以后,我叫了我的两个同学来和我一起住(他们当时也在外面打工,没住处我就让他们和我一起住了)之前我也没什么感觉,(虽然我记忆中好像是有这样的事)他们来了以后就和我说,有时候会听见房顶上会有像有人把一罐子玻璃珠洒在地上的声音,那声音有时候会很大有时候又很小,后面我也确定过。因为楼上就是租房子给我的那个同事家,我也有问过他是不是有做过这种事情,他回答是没有过。而且那天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是晚上9点左右那时候灯瞬间暗了一下,我和我朋友都心中有点惊慌,但也不是很在意,我就去卧室说休息一下,我躺在床上以后开始是有点蒙蒙的睡意,但瞬间意识就清晰过来应为我感到害怕,因为我身体不能动了连说话都不能发出声音,唯一能动的就是眼珠,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连眼睛都不会眨只看到从客厅传过来的光我想叫我同学可是发不出声音,我视线落到我床边的时候是让我最害怕的时候,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子蜷伏在我的床边,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就那样盯着它,它也一动不动的在那里,之后同样的事情发生了,我心中的那团怒火又冒了出来使我挣扎着大叫了一声,但感觉那一声大叫也只有我自己能听的到的程度,之后感觉从手指到手臂的感觉又回来了,我用手挣扎着支撑着身子坐起来,然后慢慢感觉全身的直觉又回来了那个黑影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我就跑出去客厅和朋友说了这事。

|    应为有很多我很在意的梦和事情,这里就先把这两个写出来。


这是我和道长真实的聊天记录。他希望我把它发出来,引发善心。我就大胆贴了。
  左腕 22:39:39
  道长好,我看了您在天涯的帖子,写的真好.我自己正在读地藏经,经历过许多奇异的事情,很想请教您 .
  抱朴子 22:41:05
  请讲
  左腕 22:43:15
  爷爷去世的时候,他在家乡,我在北京,接连两日梦到爷爷要去世,打电话回家,都说没大碍,而第三天就接到电话,爷爷走了。后来一直不能原谅自己,总是给爷爷多多烧纸,有次烧了特别多,晚上梦到一个女人来找我,给我一捆钱,说:爷爷让我告诉你,钱收到了,这次给太多了,让我带给你一些。我还纳闷为什么是外币,结果转日,朋友说我的作品在国外出版了,给我一万的版权转让。这是一件
  抱朴子 22:43:51
  恩 很灵啊
  左腕 22:44:15
  第二件,爸爸得了癌症,去世前我去为他拜佛,回家后爸爸就在睡梦中向空中不停地拜,自那天起,已经半个月不能进食的爸爸忽然说自己可以吃饭了,一直吃到走。
  抱朴子 22:44:55
  是真实的 能感觉到 你发在帖子上吧 能增强修行信心
  左腕 22:45:38
  中途,也有去一位高僧那里为爸爸祈祷,她在的房间非常暗,而我闭着眼睛,很专注,在快结束的时候,忽然感觉满眼的红光,像正午在望太阳那样,忍不住想遮眼睛,可睁开眼睛看,还是很暗的室内。高僧很高兴地对我笑,说那是佛光,佛听见了我的祈祷
  左腕 22:47:18
  后来,我怀孕了,怀孕中,不断地梦到爷爷、爸爸、爷爷的弟弟,都是去世的亲人,我非常烦恼。朋友说,必须读地藏经,我就回北京去找。在十里河一个佛教用品店,那里的店主说:我看见你就知道你在找这部经。你拿走吧。我们随缘赠送
  左腕 22:48:23
  我读到第七天,忽然梦到我在一个很长的走廊,爸爸在某处喊我,我就跑啊跑,找爸爸,在一个小房间里见到他躺在床上,妈妈给他收拾房间。他说:我要走了。我问爸爸去哪里,他还是说:我要走了。从此到生产,都没有再梦到
  左腕 22:48:52
  我发愿读200部地藏经,为我从前犯下的过错赎罪
  左腕 22:49:04
  可是,最近却有不太好的感觉
  左腕 22:49:27
  经常会在午睡中被厣住
  左腕 22:49:45
  半梦半醒中,听到脚步声向我走来,然后忽然就不能动了
  
  左腕 22:49:51
  也看不到什么东西
  左腕 22:50:14
  道长,您还在吗
  抱朴子 22:50:19
  在
  抱朴子 22:50:23
  听着呢
  左腕 22:50:26
  这是什么情况呢
  左腕 22:50:48
  您说的,有灵性的那些表现,许多我都有
  左腕 22:50:58
  比如知道自己在梦中,可以飞翔
  抱朴子 22:51:00
  读到多少了
  左腕 22:51:05
  12部
  左腕 22:51:20
  三天一部
  抱朴子 22:51:34
  恩 坚持读 一心读
  抱朴子 22:51:45
  你很有慧根 但也有魔障
  抱朴子 22:51:52
  你孩子是男孩么
  左腕 22:52:33
  是女孩
  左腕 22:52:40
  现在18个月
  抱朴子 22:53:05
  哦 很好 好好带孩子
  左腕 22:53:13
  我读经书的时候,经常会哭,而且每次读,浑身寒毛发炸。我最初怕,现在不怕,很诚心地忏悔
  抱朴子 22:53:43
  恩 忏悔业障
  左腕 22:53:46
  曾经在天津的娘娘宫,看到娘娘,忽然就冒眼泪,好委屈啊。自己都觉得太奇怪了。每次看到,都想哭
  抱朴子 22:54:18
  说明你有些来历
  左腕 22:54:20
  看宣化上人圆寂的图象,也是眼泪向外冒
  
  左腕 22:54:59
  不瞒您说,我一直都认为是自己太爱感触才这样。
  抱朴子 22:56:32
  坚持把经念完 那时候就会出现机缘
  左腕 22:56:36
  恩恩
  左腕 22:57:04
  我也请有仙的人看过我的生辰,她说我家会很好,但就是有东西别住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抱朴子 22:57:49
  你现在念地藏经 很正确
  左腕 22:57:52
  而且,我很担心爸爸和爷爷现在没有升天。生产后重新读经之后,依然会梦见他们。
  左腕 22:58:06
  我特别心疼我的爷爷。
  左腕 22:58:11
  他最疼我了。
  抱朴子 22:58:58
  恩 要一心不乱
  左腕 22:59:10
  恩。
  左腕 22:59:17
  就像您说的
  左腕 22:59:31
  有的地方和人,我见了就忽然一动,我觉得我见过的
  左腕 22:59:43
  有时候我想的事情就会发生
  左腕 23:00:15
  有人污辱我,开玩笑什么的,我很快就会看到他遇到不好。同样,我做了坏事,也马上就倒霉。特准。
  左腕 23:01:54
  还有两个奇怪的梦,很想跟您说
  抱朴子 23:02:08
  恩
  左腕 23:02:31
  我梦见天空中有奇异的白光,变化出许多形状,那天天上有两个太阳。很奇妙
  左腕 23:02:44
  这样的白光,最近已经梦到两次了
  左腕 23:03:54
  在我看宣化上人事迹的时候,有天我梦到一条大绿蛇,一条小绿蛇,大蛇吞小蛇,可不知道怎么就都消失,变成一个老和尚,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觉得他很慈祥
  
  左腕 23:05:01
  有一天,我梦见有人说:走,我带你去看鬼。接着就感觉自己上了一辆车似的东西,窗外的景色飞快地过,忽然他说:瞧,那就是鬼,只见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小孩子,狠狠地看着我,眼睛竟然是紫色的
  左腕 23:05:12
  我马上就不能动了。拼命地念佛
  左腕 23:05:23
  然后才醒来。这是唯一的噩梦
  抱朴子 23:05:56
  恩 说明你与三恶道众生有缘
  左腕 23:06:04
  那该怎么办呢
  抱朴子 23:06:18
  你也许是前世发愿度生的高僧
  左腕 23:06:26
  我明明怕他们
  左腕 23:07:42
  道长,我平时要怎么做呢
  抱朴子 23:09:20
  多念佛
  左腕 23:09:27
  其他呢?
  抱朴子 23:09:40
  好好活着
  左腕 23:09:47
  是,我自杀过
  抱朴子 23:10:22
  信佛是个福气
  左腕 23:10:24
  没死成。现在,以后也不会自己主动死了
  左腕 23:10:36
  我相信上天要我活着,是有任务给我的
  抱朴子 23:11:03
  人生就像是自己做饭自己吃 不论好吃难吃,都要吃完
  左腕 23:11:28
  现在我就是想写一些干净美好的文字,让人读了,也愿意相信有美好存在。
  抱朴子 23:12:04
  你把今天的聊天记录整理筛选一下,发在帖子里 引发善心 好么
  左腕 23:14:37
  好。

出处: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5/626321.shtml


我听得虽不太明白,但先天的那个东西很清楚,所以也大概明白了些事情。很是好奇,就向曹师傅打听,曹师傅当时就是不说什么,只说别问了,以后会明白的。我就回去了,这次以后却进入了一个怪圈---仙家采体。
  那天晚上梦里出现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说孩子啊!说着指着远处叫我看,我看到一群人,捂着肚子的,抱着头的,躺地下打滚的,一瘸一拐的,老人妇女孩子都有,看情形很痛苦的样子,老太太流下眼泪了,问我,你看着可怜么?我当时恻隐之心一下就流露出来,觉得眼泪就不自主的掉,觉得这些人好像是我的亲人一般。老太太就拿出一张纸黄色的上边写着不认识的字,告诉我,以后咱俩合伙开诊所,给这些人看病,行么?我说,我不会看病啊!老太太说,我会,你不用管,你站在外边我站在里边,以你名义开,你多省事啊!你看好不好?我一听就说,那你有没有行医执照呢?现在查的可厉害。。。那老太太一听,马上脸色就变了,恼怒着对我说,小孩子你别不识抬举,多少烧香磕头的求着我跟她们合伙,我都看不上,没事还耍戏一下玩玩,你个小孩子还这事那事的,要不是看上你的骨头,我才不理你,还叫你挣钱还叫你出名,你干不干吧?我说,不是我不干,我不懂看病,我还上学呢。你没证查住了还得连累我,可不行。。。老太太听到这,没等我话说完,脸一拉突然就变个狰狞可怕的摸样,基本上象西游记里的白骨精,头跟个骷髅一样,大嘴一张就要扑上来,我吓的就跑,跑不了几步,腿疼。眼看她就追上,忽然天上下来个一身金黄的人,看着比姚明还高,落地就拿个狼牙棒打那骷髅头,骷髅冒股烟就没了。那个高人也没了。。。我醒了感觉很累。

惭愧道长所述,原文出处: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7/626321.shtml


更多的夢見我寫的「英豪解夢實例匯編」,裡面專門收錄有“靈異的夢”:http://1160404007.blog.163.com/blog/static/117749583200981854711343/

  评论这张
 
阅读(1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