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英豪視界Ynho's Horizon

英豪另眼看世界,世界原来如是。

 
 
 

日志

 
 

对一个难解之梦的解析  

2009-10-28 21:50:46|  分类: 梦·心理学·科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的梦非常清晰。

 

场景一

起初我象是从学校里出来,还骑着一辆自行车,但在路边好象是一个女人丢了什么东西,然后我就停下来看,之后就有警察来,一个警察问我在这里干什么,我就把所看到的描述给他,说:“因为觉得这很奇怪,所以我就停下来看。”我讲的时候是很谦躬的,有点怕他对我起疑。我描述得也很清楚,但醒来后我就一直回忆我看到的是什么及我描述的内容,但一点也回忆不起来。

 

场景二

这之后就是追罪犯,我似乎也成了三个警察中的一员,我们在追三名罪犯,开着车。在一个路口处那三名罪犯分开跑了,于是我们三个也分开追。我追上了一名,是个很瘦的家伙,这家伙极力反抗,我用手铐扣住了他,他的手居然从手铐里抽脱了出来。我从一旁找到一根绳子——实际上是一根鞋带(梦中我还奇怪,怎么会是一根鞋带,但也并未对此置疑)。我把他的手绑上后,他仍在极力挣脱,我一急之下,把他的手指瓣断了,然后我又去追另外两名罪犯。我赶上了一个同伴,他手里拿有冲锋枪,我对他说:“再碰到罪犯不行就开枪。”

 

场景三

最后一个场景象是在家中,正在举行婚礼,好象是给我举行的。但却来了一伙人,抢走了新娘,包括家里的金银珠宝(梦到这里,我在梦里意识到我家是开金店的)。梦里的新娘名叫小凤,我在梦中思考:怎么也叫小凤?在单田芳的评书《乱世袅雄》里,张作霖认识的一个女人就叫田小凤。然后场景转到了那伙儿抢劫的人那里,只见抢劫的头头居然给小凤下跪(照民国之前的礼数)赔不是,就像是电影里边一样,而梦的场景就象是电影一样,因为上面这个场景中我并不在场。

 

场景四

之后我象是回到了家中,这时家中已经被抢劫过(虽然被抢劫时我不在场,但发生过的事情我都知道),我问妈:“怎么回事?”妈说:“他们来了之后要红包,我就每人给了200元,他们不要,我就每人拿了2000元给他们,但他们还是抢了。

 

我说:“那是借口。”

 

然后又说:“那赶快和丽联系一下,她认识警察局里的人。”

 

 

这个梦醒来后,我就开始试图分析这个梦,这是一个很清晰的梦,但发现分析起来却很困难。可以说,不管是别人的梦,还是自己的梦,这是第一个让我难解的梦。

 

在梦的开始,我对那警察描述时,“我讲的时候是很谦躬的,有点怕他对我起疑”。这应该是我现在的做事风格。就是这一天,弟打电话来,我给他聊到:“爸年纪大了,现在一定要尊敬他,让他感觉自己有价值,这样他就很开心,就会帮你出主意。现在想想,爸有些方面可能不好,但他的很多想法都是非常好的。这是我的经验。在这里,我把自己放低,放低再放低,我发现这样很好。”多年的生活磨砺,使自己终于学会收藏自己的锋芒,冷眼静看风云涌动。梦中的我也正是生活现状的反映。

 

关于追罪犯这个情景,也是很费解。但这样的梦在之前的梦里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我想起了我分析的自己的第一个梦,《扶起梦中那个倒下的人》,在那个梦里,作为自己的形象,突然地瘫软,不过,从那以后就再没出现这样的情景。在这之前的梦里,我总是被人追,然而,这一次,是我在追他人,不但追上了,还制伏了他。这反映的是我的潜意识,这是一种自信、积极、力量的象征。不过,梦中我却是找了根鞋带把那人绑了起来,很有意思。鞋带作为绑绳来讲,现实中是不太现实的,是不牢固的,说明现实中我虽然从意识上比较自信,但仍有一些实际因素使我应付起问题有点吃力。而事实上的确如此。

 

第三个场景中,在举行婚礼,好象是为我举行的。这是愿望的满足。我早过结婚的年龄,结婚是我面对的大的问题。但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到后来又感到不象是我结婚,因为,我根本就不在场。梦中我家是开金店的,这也是愿望的满足,我倒是真希望有更多的钱。至于叫小凤的女人,之所以梦中她叫小凤,还想到《乱世袅雄》里的田小凤。不过,就在此时,我想我明白了为什么这样了。田小凤一见张作霖就以身相许,但张作霖不愿意,田小凤誓死不嫁,直到张作霖做了东北王,又娶一女人,田小凤知道后怒闯洞房,见到张作霖后就是几耳光,但至此之后也死了心,嫁了他人。也许,我喜欢这样的女人,一个忠心的女人。

 

第四个场景,我解不出与妈对话的意思。不过,我有点纳闷,我为什么想到要找别人解决问题?而不是自己一马当先?下次在梦中,这样的情况我一定一个人扫平这些问题。

 

有一点是不得不提的,做梦这天我刚好有病。之前两天身体不舒服,这一天更为严重,说话都成问题。我没有吃药,我不相信药,我更相信意念。睡之前我告诉自己,睡一觉就好了。而事实是,第二天醒来的确是好了一些。大概是这天晚上睡前,看了个国外的短片,介绍梦的,里面提到,在一个地方,那里有废弃的旧的神庙,以前的人生了重大的病,就会到这里来,晚上呆在这里,希望能做个梦,只要能做对梦,他们的病就好了。有一个医生正在研究这样做是否具有现实意义。我是相信这样是有现实意义的,做对梦的确可以治好病。我相,我就做对了梦。所谓的做对梦就是具有正面意义的梦,也就是说,梦中的你是主动的,强势的,当然,如果梦到被人追杀或梦到鬼,相信肯定是做错了梦。当然,如果梦到某位神灵来帮你,那也是对的梦。这些积极的信息会增加本人正面的能量,象病这样负面的东西当然会消退。

 

上面这种解释也说得过去,但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梦会这么具体、真实、详细?要知道,并不是每个梦都是这样,但这个梦是。我对此的解释是,这是因为潜意识受显意识的干扰较少,潜意识更多地显露的缘故。

 

就在做这个梦的第二天的晚上,睡之前我仍在分析这个梦,但还是不能很清晰地得出结果。一晚上做了好几个梦,前面的都记不得,最后一个梦正在梦中时,闹铃响起,从梦中醒来,所以梦的内容还清楚地记得。

 

梦中是在二层楼上,好象学校里,我从窗户向外看去,见外面下了好大的雪,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锥。我冲旁边叫到:“妹妹,你看,雪好大,太美了,我们看雪去!”我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一个男生,不知道是谁。梦中感觉这一切很自然——他的存在。我在说着时,向外指给她看,这时见远处楼下有一群人,他们在够冰锥玩,但后来却又见他们在扯房屋上的挂饰——灯笼之类,记不清了。再仔细看,这群人是日本人,我一看,非常来气,从窗口飞身而下,稳稳着地(这种感觉我现在都还很清晰,怎么说呢?就象我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身子一样,在快落地时,我象念咒一样想“慢慢着地,非常平稳地”,结果就真是这样)。指着他们说(这时他们就在我眼前,即窗下,现实逻辑不对,但梦中就是这样),你们日本人在我们这里还这样放肆,也太不自重了……”就在此时闹铃响了,试着再进入梦中,却不行了。真遗憾,真希望梦中痛快地教训他们一下。

 

我想,在这个梦中我终于可以挺身而出,应该与前天晚上的心理暗示有关。不过,对于梦的细节我仍难以解得开,似乎之前的解梦的方法都失效了,但梦中下雪我却知道是为什么。就在前两天,与一位同事边走边聊时说:“唉,这边是看不到雪了,恐怕以后也很少会看到雪了。记得09年的时候,那时雪下得真得,当时和一个女朋友一起到一个花园里,晚上一两点钟,天上月亮很亮,地上是厚厚的雪,拿本书就可以看书,周围是黄色的腊梅花,呵,风花雪夜,也就是这样的夜晚了。”呵呵,在梦里真又看了一次雪!在今年7月份的时候也做了个有关雪的梦,也是从窗口向外看,这两次梦都没有到雪中,如果房间象征自己的内心,从房间向外看,可能象征着一种向往。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